新闻、出版刊物及活动
2015-01-28
國家貿易風險及經濟研究

2015 科法斯全球國家風險論壇 受制於多重風險,2015年全球經濟復甦將是艱難的 - 中國首被列入A3“負面觀察”名單

2015科法斯全球國家風險論壇: 受制於多重風險,2015年全球經濟復甦將是艱難的 中國首被列入A3"負面觀察"名單
全球經濟正在逐步復甦,經濟活動相較於2008年金融危機前的活躍,雖然力道較為和緩。全球經濟增長持續緩步加速的趨勢:繼2013年的2.7%與2014年的2.8%之後,2015年將有3.1%的成長。預期在先進國家 (2014年1.7%,2015年2.1%) 和新興國家 (從4.2%到4.3%) 均有微幅的成長。

 

 

 

先進國家:由於歐洲投資有限,雖有復甦,但仍薄弱

科法斯對於先進國家的風險評估,抱持謹慎樂觀的態度。首先,美國憑藉著強勁的國內需求及真正的產業復興,如汽車業,企業的產能利用率達九成,預期美國將會有強勁增長 (2015年2.9%) 。較低的能源成本、頁岩氣的擴大開發和油價下跌使企業能有效降低成本,雖然仍受限於工資上揚的壓力。在科法斯產業風險評估中,美國的鋼鐵產業是唯一被認為是高風險的行業,化工、紡織、交通運輸、汽車等行業歸類於中等風險。

歐洲經濟復甦雖然緩慢,但仍有跡可尋: 2015年歐元區應可達到1.2%的經濟成長 (在2013年-0.4%,2014年0.8%之後)。繼最近對西班牙、德國和奧地利的評級調升之後,科法斯宣布將葡萄牙 (B) 置於正面觀察之列。受益於其紓困方案,葡萄牙正經歷經濟正成長 (2015年1.2%)。企業的財務狀況正在緩步改善,利潤恢復,破產下降。

我們也注意到,在法國和義大利,企業的財務狀況正陸續改善。科法斯特別預測,由於法國政府實施"責任契約"的結果和油價下跌,到2015年底,法國企業的獲利率將達到31.1%,與2009年的水平相約。但身處於低通膨 (lowflation) 的環境及歐元區升高的政治風險 (對於各國政府執行重整能力的質疑、對歐元區建設持敵對態度的族群日益增加),企業對投資決策仍然十分謹慎。

儲存現金的行為是歐洲低通膨的主因。事實上,政府和企業的沉重債務意味著很大比例的營收將被用於償還債務。然而,需求低迷造成的「負通膨」將導致實質債務值的攀升。減少政府和企業的債務因此對通貨緊縮造成壓力,此壓力又使減少債務的問題更加複雜化。在此背景下,歐洲央行 (ECB) 主動出擊避免通貨緊縮危機,使企業投資及家庭消費更為安心;然而,該措施仍無法實質有效刺激投資慾望。 

科法斯首席經濟學家伊夫•茲洛托斯基 (Yves Zlotowski) 認為:「主權危機之後,歐洲出現另一種情況相反的風險:因龐大債務而實施的節約措施,反而相當程度影響經濟復甦、加劇通貨緊縮壓力。地緣政治事件的不確定性阻礙了經濟成長,主要是俄羅斯及烏克蘭的地緣政治危機影響投資者的士氣。最後,歐洲本身的政治風險影響投資信心。就這方面而言,2015年的選舉將是重要的考驗。」

 

新興國家:重回"傳統"的危機模式,只有少數幸運的例外

雖然新興國家整體的成長勢頭仍十分強勁,卻正經歷資本外流及經常性匯率波動等傳統形式的金融危機。2009年以來,巴西、印度、印尼、土耳其、南非及俄羅斯等六國的貨幣波動正可作為例證。由於經濟成長放緩、私人及企業債務攀升、貨幣持續貶值等原因,科法斯因此調降部分國家風險評級。近期調降的國家分別是土耳其降至B (預估2015年經濟成長3.5%) 、俄羅斯調降至C (預估2015年經濟衰退 -3.0%) 。更值得關注的是,雖然部分企業面臨風險,系統性金融危機已不再是新興國家必然面對的風險。大部份新興國家的銀行及公部門財政已更加健全,已經沒有新興大國緊急求助於國際貨幣基金 (IMF) 是最佳例子。委內瑞拉及阿根廷兩大拉美國家在2014年通過了貨幣外部流動性風險的考驗,有賴中國在此扮演"流動資金提供者"的角色。

另一方面,部分國家乘勢而起。例如評級為C的越南,儘管經商環境仍然困難, 回穩的匯率、電子產品出口帶動整體市場回溫、成功吸引外資特別是韓國的投資,因此被列入正面觀察名單。此外,斯里蘭卡自2009年結束內戰以來,經濟成長強勁加上預算赤字有所下降,科法斯因此將斯里蘭卡調升為B。

 

中國被列入"負面觀察"名單:2010年以來企業風險首度遭調降

科法斯認為,中國已步入危險地帶,因此調降中國國家風險評級,列入A3負面觀察名單。

目前,中國企業正面臨幾項挑戰:科法斯預估2015年經濟成長率為7%,確定其經濟增長出現放緩;此外冶鐵及建築等行業依然面臨產能過剩問題。

更重要的是,債務問題已經達到令人擔憂的程度。科法斯估計,企業和私人債務已達GDP的200%。銀行信貸擴張速度快於GDP成長的問題仍然持續,影子銀行的不透明及高利率融資也加劇了信貸擴張的問題。這期間的風險增溫是中國經濟成長”正常化” 不可避免的內在階段。中國政府願意鼓勵消費、損害投資,以緩和產能過剩問題,其實是意味著企業的龐大債務不能從系統以再融資的方式解決。因此,我們預計2015年中國企業在支付貨款將出現困難,國內經濟活動活躍度降低,但中期會更持續穩定。

 [1] 低通膨:低成長,低通膨

下載此份新聞稿 : 2015 科法斯全球國家風險論壇 受制於多重風險,2015年... (282.70 kB)

聯絡


台灣

李圭之
電話. +886 2 7734 0287
grazia.li@coface.com
 
香港
 
陳佩瑜
電話. +852 2585 9188
patience.chan@coface.com
 
中國大陸
 
程 馳
電話. +86 21 6171 8100
chloe.cheng@coface.com 

回頂端
  • 繁體
  • English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