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出版刊物及活动
2018-05-03
國家貿易風險及經濟研究

非洲:外匯儲備逐步減少 再次崩盤的風險上升

risks of another crash
  • 2014年以來外匯持續受壓,對企業運營造成直接影響
  • 2017年,原物料價格的上漲緩解南非、奈及利亞、埃及和西非經濟貨幣聯盟(WAEMU) )的匯率壓力
  • 安哥拉、衣索比亞、中部非洲經濟貨幣共同體(CEMAC)及受伊波拉病毒影響的各國形勢依舊嚴

  

 

 

 

貨幣貶值有所緩解,但匯率市場的壓力指標依舊預示一連串風險

受到原物料價格下跌的影響,大多數非洲國家貨幣在2013到2016年間貶值超過20%。企業受到直接衝擊,不得不面對進口產品價格加速上漲、外債增加以及國際交易成本上升等多重影響。除了貨幣波動外,外匯壓力也導致了流動性危機,資本管制或是進口許可政策的施行,對企業的運營造成了破壞。

  

Africa

2017年,貶值趨勢有所緩解,尤其在南部非洲(南非、尚比亞和莫三比克),得益於自由浮動匯率制和貿易餘額的改善,這些國家的匯率相對企穩。EMPI(外匯市場壓力指數) 的變化顯示,2016到2017年間,在匯率制度靈活性欠佳的國家,如西非經濟與貨幣聯盟 各國,壓力指數也有所降低。在奈及利亞,EMPI在2017年大幅下降,原因是油價的反彈和2017年4月投資及出口外匯窗口的開放,這一措施讓外匯儲備逐步恢復。在北非,情況呈現分化之勢。阿爾及利亞和突尼西亞仍承受較大壓力,而利比亞在2017年石油生產復甦的提振下狀況有所改善,埃及則在埃及鎊匯率穩定,且外匯儲備回升80%後,EMPI出現負值(其在2016年底達到91%的峰值)。

儘管如此,2014-2016年期間匯率失衡的遺緒仍對部分貨幣造成貶值壓力。在安哥拉(寬扎的官方匯率和平行匯率間仍有差距)和中非經濟貨幣共同體(CEMAC) 內,儘管相對穩定,但仍不能排除西非法郎貶值的可能性),外匯儲備持續減少。2014年爆發伊波拉病毒的諸國,如幾內亞、賴比瑞亞和獅子山共和國等形勢依然嚴峻。在伊索比亞,持續的經常帳赤字對外匯儲備和貨幣匯率均造成下行壓力,其貨幣仍高估約7%。

 

外匯儲備水平中位數已降至3.2個月的進口額

由於2014年以來為支持貨幣匯率,使用過多外匯,外匯儲備已經逐步消耗。2014年,非洲國家外匯儲備水平中位數為3.9個月進口額,而2017年是3.2個月。另有7個國家(尚比亞、莫三比克、幾內亞和CEMAC成員國)的儲備已降至3個月以下。尚有較多儲備的國家也未能倖免,由於過多依賴未加工原物料出口,其儲備下降速度驚人。這也令外匯市場暴露在急劇的波動之中。對那些出口農業原料且其近期價格相對較低的國家,情況正是如此。這些經濟作物包括可可(象牙海岸、加納、奈及利亞和喀麥隆)和咖啡(伊索比亞、烏干達和坦尚尼亞)。此外,非洲對氣候變化的極度依賴也是另一個風險因素。

除了這些薄弱環節,還需考慮政治風險和美國貨幣緊縮週期的加速到來,也會再次加速資本從該地區外流,從而再次加大匯率壓力。

 

Download the publication

 

 

 

 

 

 

 

 

 

 

 

下載此份新聞稿 : 非洲:外匯儲備逐步減少 再次崩盤的風險上升 (478.14 kB)

聯絡


台灣

李圭之
電話. +886 2 7734 0287
grazia.li@coface.com
 
香港
 
陳佩瑜
電話. +852 2585 9188
patience.chan@coface.com
 
中國大陸
 
程 馳
電話. +86 21 6171 8100
chloe.cheng@coface.com 

回頂端
  • 繁體
  • English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