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出版刊物及活动
2013-03-26
國家貿易風險及經濟研究

新興國家風險再度浮現: 政治不穩、保護主義抬頭、信用泡沫化

新興國家風險再度浮現: 政治不穩、保護主義抬頭、信用泡沫化

科法斯集團(Coface) 最新原創指標

 

新興國家在2013年估計有 5.1% 的經濟增長,而且主權與外在基本面也有所改善,但新興國家的風險尚未完全消失,只是形式改變。新興市場目前面臨三個主要風險。在政治方面,緊張情勢加劇,如北非與中東的政治抗爭活動,現在也蔓延至俄羅斯與印度。在經濟方面,我們也看到保護主義抬頭。在金融方面,很多新興經濟體,特別是在亞洲,其銀行對私有企業的貸款過度成長,助長對信用泡沫化的憂慮。

 

 

由於政治局勢不穩,人民感到困惑,加上改革機制快速發展,促使更多激烈行動

  

阿拉伯世界的革命浪潮,顯示新興國家社會對政治、文化與制度上一種新的需要。為分析一個社會對政治解體的承受力,科法斯集團創造出一套包含兩項指標的分析模式︰改革的壓力(通膨、失業、貪污防治,等等),用以衡量一個國家社會政治的緊張程度;實現改革的機制(教育、社會網絡、年輕人在人口中所佔比例、婦女的角色,等等),以量度社會將這些壓力轉化為政治行動的能量。

在接受分析的30 個新興國家中,北非與中東地區,其改革壓力和實現改革的機制的指標高企。這項分析指出該地區一直存在的不穩定風險,特別是在革命後的政權已証明無法滿足當初將他們推向權力的人民之需求。
 
奈及利亞、俄羅斯、哈薩克與中國都顯示改革壓力高於或等於突尼西亞與埃及的情況,但由於缺乏改革的機制,限制了這些國家人民將改革壓力轉化為劇烈政治革改的行動。

03262013_top2

 

保護主義抬頭、對企業造成潛在問題

 

自 2008年,很多新興經濟體將資本控制與保護主義作為對抗外部強權控制的武器。但它們也是企業經營的一種風險。例如俄羅斯、阿根廷、及程度沒有那麼大的印度,到目前為止,都還是保護主義實施等級最高的國家,而墨西哥、南非與土耳其,對國際貿易則保持相對開放。

由於有各種管制措施,使得付款和追索程序非常繁雜,進口商獲得付款的時間越拖越長,而且對於想出口到這些保護主義國家的公司,也增加更多的障礙。以全球規模來看,雖然目前的效應還算有限,但在生產流程國際分工愈細的背景下,這種效應必將愈來愈大,對價值鏈中的公司會有負面衝擊。除此之外,這種趨勢也可能對於在國內需求衰退期間,尋求多元成長機會的歐洲國家,造成更多的衝擊。

 

亞洲新興國家信用泡沫化風險激增

 

自2008-2009年的金融危機以來,由於新興經濟體的擴張主義貨幣政策,以及未能審慎控制,使銀行信用持續成長,已到了形成信用泡沫的臨界點。

根據比較信用庫存額與信用成長算出的信用泡沫化指標,科法斯集團估計新興亞洲是風險最多的地區(馬來西亞、泰國及,程度較低的韓國、中國與臺灣)。 雖然其他國家對私人企業的信用庫存額還沒有那麼高,但也在快速增加中。智利、土耳其、俄羅斯與委內瑞拉也都有信用擴張,或接近信用擴張情形。

 

 

03262013_top1
下載此份新聞稿 : 新興國家風險再度浮現: 政治不穩、保護主義抬頭、... (202.68 kB)

聯絡


台灣

李圭之
電話. +886 2 7734 0287
grazia.li@coface.com
 
香港
 
陳佩瑜
電話. +852 2585 9188
patience.chan@coface.com
 
中國大陸
 
程 馳
電話. +86 21 6171 8100
chloe.cheng@coface.com 

回頂端
  • 繁體
  • English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