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出版刊物及活动
2021-10-13
國家貿易風險及經濟研究

後疫情時代,中國作為拉美出口主要市場的地位將持續增強,而美國地位則會下降

China will continue being a main destination for Latin American exports at the expense of the U.S.

過去二十年間,中國與拉美國家的貿易關係取得重大發展。相對美國與拉美地區的關係,中拉關係進步更加顯著。出現這種狀況的原因在於,近年來世界最大的這兩個經濟體增長速度不同,政府實行的貿易政策存在差異。

根據科法斯的觀察,若將拉丁美洲六大經濟體(阿根廷、巴西、智利、哥倫比亞、厄瓜多爾和秘魯,不包括墨西哥 )視為整體,其出口增長率預計將超過國內需求增長率。事實上,拉美地區的經濟復甦情況應該低於全球平均水準,更具體地說,低於中國和美國的復甦水準。從這個角度看,2021年拉美對中美兩國的出口銷售表現值得期待。相較美國,中國對於拉美地區出口的重要性將持續增強。

“總體來看,拉美地區對中美出口的產品構成比較單一,大宗商品占比高。這種情況在中拉貿易關係中更為突出。如果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可使大部分拉美國家受益,促進該地區發展 ”,科法斯經濟學家派特里夏·克勞斯(Patricia Krause)指出。

 

中國一直在追趕美國,想要成為拉美地區商品出口的主要市場,然而拉美的出口商品種類依然單一

2010 年,中國超過美國,成為拉美六大經濟體產品出口的主要市場。即便在2014年大宗商品價格暴漲期結束後,中國對於拉美的重要性仍在繼續增強。而2010年至2019年期間,拉美對美國的出口基本維持穩定。原因在於,美國對加深與拉美地區的貿易關係興趣不大,川普執政期間(2017-2021年)尤為如此,當時美國政府還致力於減少美國對墨西哥和中國的貿易逆差。總體而言,美國與拉美地區往來並不深入,為中國留下了拓展空間。此外,川普執政期間,中美貿易戰也導致全球農產品部分“出口路線”發生轉變,巴西等拉美國家生產商從中受益,但美國生產商卻遭受損失。目前美國與智利、哥倫比亞和秘魯簽訂了貿易協定,中國則與智利秘魯簽訂了貿易協定。阿根廷、巴西和厄瓜多爾並與這兩個大國都未簽訂一般性協定。

這六個拉美國家商品出口占 GDP 中的比重各有不同。2020 年,智利產品出口占 GDP 的比重最高(29%),其次是秘魯(21%)、厄瓜多爾(20%)、巴西(15%)、阿根廷(14%)和哥倫比亞(11%)。

此外,拉美國家的出口銷售額裡中美占比孰多孰少,各國情況也不盡相同。中國是巴西、智利和秘魯的主要市場,而美國是哥倫比亞和厄瓜多爾的主要產品出口地。巴西是阿根廷最主要的商品出口國,其次是歐盟、中國和美國。此外,歐盟也是巴西、哥倫比亞和厄瓜多爾的第二大產品出口地,美國是巴西的第三大產品出口地;中國是哥倫比亞和厄瓜多爾兩個國家的第三大產品出口地。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和中國合計占智利外貿銷售額的 50% 以上,占巴西和秘魯產品出口額的 40% 以上。事實上,拉美地區對美國和中國的出口額均超過了該地區內貿易額。

總體來看,拉美地區對中美出口構成比較單一,大宗商品占比高。這種情況在中拉貿易關係中更為突出。總體而言,金屬(40%)、農產品(35%)和能源(18%)出口占拉美六大經濟體對中出口總額的 93%。阿根廷和厄瓜多爾主要對華出口農產品,智利和秘魯主要出口金屬,而哥倫比亞主要出口能源。拉美國家對美國也主要出口這三類產品,但是占比相對小一些(72%)。

新冠疫情對全球貿易造成嚴重影響,拉美國家也未能倖免。2020年,這六個國家的出口總額下降了8%。去年,新冠疫情對拉美國家向美國出口的影響總體上大於其向中國出口的影響。其對美國的出口額同比下降了 19%,而對中國的出口額同比上升了 4%。拉美地區對中出口韌性較強,原因在於中國經濟復甦速度快於美國。此外,出口商品組合也是重要影響因素,例如其對中出口中農產品占比較高。新冠疫情期間,食品作為基本商品,需求量穩定,甚至有所上升。

 

中國將保持其在拉美產品出口貿易中的重要地位,但拉美出口產品單一的狀況預計無法改善

2021年,拉美國家的外貿銷售額預計將超過國內市場銷售額。拉美地區新冠疫苗接種緩慢,需要花費更長時間減緩新增病例和死亡病例增長,因此拉美地區全面的經濟復甦的速度慢於其他地區。科法斯預計,2021年拉美國家平均經濟增長率將保持在 5.2%,而美國和中國的增長率將分別達 6.5% 和 7.5%。

此外,今年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有利於加強拉美國家作為主要淨出口國的地位。2021年1 月至9月底期間,鐵礦石、銅和大豆的平均價格在均超過了年度記錄水準。這對世界第二大鐵礦石生產國巴西是利多消息。目前銅的價格水準較高(比2011年最高價格高出4%),對智利和秘魯來說是好消息,二者分別為世界第一和第二大銅生產國。此外,農產品價格創下新高,有利於巴西和阿根廷的經濟發展。

相對於美國,中國應當會繼續保持其作為拉美主要產品出口地的地位。川普在任時美國反貿易的言論甚囂塵上,拜登入主白宮後有所收斂,但他也不太可能著力深化貿易關係或簽訂新的貿易協定。現任美國政府可能會更專注應對當前來自瓜地馬拉、薩爾瓦多和洪都拉斯的洶湧移民潮,並與墨西哥和加拿大共同推進《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實施。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正在轉向消費導向型經濟增長模式,會犧牲部分投資和出口。近年來這一模式不斷加強,其對大宗商品總體需求有所下降。

未來不同大宗商品的出口表現將繼續分化。隨著全球綠色議程的推行,對銅、鋰等的需求將上升。對銅的需求上升對智利和秘魯來說是利多。然而鑒於智利和秘魯的政治環境,當地採礦企業的收益可能會被削減。當前國際商品價格高企,新冠疫情導致社會局勢緊張,兩國越發重視討論增加礦區土地使用費的問題。

 

[1] 所以墨西哥未包含在內,是因為美墨兩國地緣相近,加之共同簽署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兩國歷史上一直貿易關係緊密(NAFTA 於1994 年生效,2020 年7月被《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取代)。

 

Our full study on Latin America is available in our publication section.

 

 

 

 

 

 

 

 

 

 

 

 

下載此份新聞稿 : 後疫情時代,中國作為拉美出口主要市場的地位將持... (594.70 kB)

聯絡


台灣

李圭之
電話. +886 2 7734 0287
grazia.li@coface.com
 
香港
 
翟繼志
電話. +852 2585 9188
leo.chak@coface.com
 
中國大陸
 
程 馳
電話. +86 21 6171 8100
chloe.cheng@coface.com 

回頂端
  • 繁體
  • English
  • 简体